疫情下中超冠军停运 如何运营看德甲

疫情下中超冠军停运 如何运营看德甲
可学德甲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2月28日下午5点已过,中国各家职业俱乐部向足协提交工资表的最后截止时间已到。江苏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所属各级球队停止运营,这也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支停止运营的卫冕冠军球队,或许也是世界足坛历史上第一支。有人说,是疫情和足协新政导致这让中国足球狼狈不堪的消息。其实,这样的悲剧从未远离我们,而是源源不断,仅过往十年,就已经有45家职业队从中国足球的版图上永久消失,区别不过是2020年多达16家。放眼长远,足协新政真的可以拯救满目疮痍的中国足球吗?  此时,我们不妨来看看全世界最健康的联赛——德甲是怎么做的!是否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在同一天,同样由于疫情带来了巨大不确定性,但德甲联盟在最新的《德甲俱乐部准入准则》中去掉了关于经济状况的很多内容,但前提是:下赛季前及赛季中的准入将重新考核俱乐部经济状况。也就是说,德甲俱乐部经济状况将重新成为准入考核内容。下面,我们就一起伴随德甲新规,来看看面对巨大困难,德甲每次都是怎么做的!  全球首个复赛联赛德甲压力小吗?  德甲联赛作为五大联赛中最后一个停摆的联赛,却也是全球最先复赛的联赛。恢复正常足球赛程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社会和经济的影响都是肉眼可见的,所以德甲复赛自然也会引来全球瞩目。没有电视转播资金,没有赞助的投入,这对于绝大多数小俱乐部而言都是吃不消的,远比没有观众没有氛围影响更大,所以哪怕全德国所有民众反对质疑,德甲也决然的执行了空场比赛。  众所周知,在德国的死忠看台,有着何等疯狂的球迷。可是,和新冠病毒所带来的健康威胁相比,这些问题是否微不足道呢?同时,德甲政府还需要防止复赛后因为关键胜利或者夺冠,又或者降级附加赛中死里逃生所导致的大规模球迷集会。尽管重启联赛只能放缓德甲自身的财政危机,但是,重启德甲一定能保住很多人的工作,也能挽救很多身陷危机的中小俱乐部。在危机传闻四起之时,德甲选择优先保护球员及更多足球工作者的利益。  虽然维持也只能是暂时的,但是德甲已经悄无声息地在准备着更长久的应对方案。当然,面对危机,这不是德甲第一次展现未雨绸缪的手段,对于危机,德甲早已有专业对策。  莱万多夫斯基  2002年,全欧洲正深陷经济危机,这是货币整合的必然结果,这次危机让意甲正在告别“七姐妹”时代,同样也让另外几大联赛中一些新贵开始掉队,渐渐告别了最后两三轮才能决出联赛冠军的大时代。与此同时,欧足联密谋着“欧战二次改革”,希望将更多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级别国家联赛的球队带进欧冠和联盟杯。而在德甲,经济危机的程度也丝毫不差,其导火索就是基尔希集团的破产。  在转播收入铁定会大幅减少的情况下,德国足球联盟(DFL)劝服各队先放下转会市场,一起优先来开会研究对策,在长达22天的会议后,德国足球联盟和德甲、德乙的职业球队达成四项举措:  一、减少预算,从源头上控制总体收支。其中,刚刚出售代斯勒的柏林赫塔是削减开支最多的俱乐部,金额高达8940万马克(当时约折合欧元4570万)。同时,加盟拜仁的代斯勒也将拜仁支付的2000万马克(当时约折合欧元1022万)签字费还给拜仁。而下调最少的俱乐部是慕尼黑1860,他们仅仅将预算从6450万马克下调到5700万马克,而这家与德甲政策背道而驰的野心勃勃的俱乐部最终成为没能度过那次经济危机的唯一牺牲者,直到今日他们早已忘记德甲联赛的感觉。  二、精简员工,从工资上节省总体支出。如果一支球队有办法通过出售球员度过危机,那么这一定会是最优选择。可是,在80年代经历过两次大破产危机的拜仁,在当时没有受到经济危机的丝毫影响,更是看到了建立新球场的契机。在那个夏天,拜仁低价签入代斯勒、巴拉克、泽罗伯托三名世界级球员,也仅仅出售了扬克尔,放走了斯福扎。但其他德甲球队并非拜仁,在那个夏天,沙尔克放弃了托恩、内梅克、哈帕等大量功勋老将,波鸿更是将阵容精简到只有22人,而沃尔夫斯堡放走的球员也不比他们少。  三、减少转会,从理性上建设健康联赛。在那个夏天,除了拜仁支出较大外,德甲支出最大的是刚刚获得“三亚王”的勒沃库森,可是他们在谈定卡卡时却犹豫不决选择了弗兰萨,成为了后来的笑柄,堪称“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典型。而受经济危机影响最大的多特蒙德,也仅仅引进了不莱梅潜力中场弗林斯,在那个赛季,德甲转会总投入比上赛季下降了足足1/3。  四、挖掘潜力,从资源上扩展收入渠道。响应德国足球联盟这一号召,当时的德甲俱乐部可谓是奇招尽出,作为班霸的拜仁直接减扣了所有特别奖金,科特布斯为了节约坐上了斯图加特大巴去到客场,罗斯托克更是有“先见之明”的将主场租给了音乐会。正如凯泽斯劳滕主席弗里德里希高喊的那句“再也不慷慨!”一样,德国人的吝啬显露无疑。当然,也有幸运儿,比如沃尔夫斯堡,在那个夏天迎来了大众汽车,而和基尔希集团没有关系的升班马汉诺威96也没有受影响。  德甲在2002年的改革,是建立在“50+1”基础之上的,正因如此他们才有能力调动各个俱乐部全面配合。在世纪初的十年时间里,德甲一直是被嘲笑的对象,联赛排名甚至一度排到第五甚至第六,欧战四强更是和德甲彻底无缘。可是,伴随着时间和2008年再次出现次贷危机,德国人的高瞻远视逐渐彰显,在疫情年里,德甲也实现了欧战全面晋级淘汰赛的壮举。当然,这是对是错都有各自评判,可过于理性的德甲注定不会完美,正因如此,德甲必须不断思考。  2020年3月31日 应对德甲复赛决议  十多年来的理性经营,加之德国法律对俱乐部生存条件的严苛规定,都让德甲俱乐部有了坚实的应对基础。可是面对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德甲同样遭受了重创。所以说,德甲的状况也绝非完美,因为“50+1”本身就限制了资本进入,也让很多德甲球队习惯了缩手缩脚的经营,却忘记了这样会持续降低俱乐部价值。十多年来,德国青训和德甲的球探体系都盛开果实,可这两方面做的最成功的几家俱乐部都没有品尝到长远发展的利益。在理智与扩张之间,德国人仍然在面临抉择,只是对于去除“50+1”,德国足球联盟自身都存在着两种声音。当然,这是题外话。  2020年3月31日,德甲官方针对病毒传播的外部条件以及针对未来几周疫情发展政策的评估,发布德甲复赛的三点共识:  一、关于联赛准入许可的措施。为应对疫情,德国足球联盟暂停了《准入条例》第11条第五点的执行,关于启动破产程序时扣除9个积分的制裁措施。也就是说,如果有俱乐部在未完成的赛季中申请破产,也只会扣除3分。与此同时,在2020/21赛季的准入许可检查程序中,将不检查俱乐部的资金流动情况。而是将把对俱乐部下赛季的经济表现审查,从10月底提前到9月中旬,以便根据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年度报表,了解各俱乐部的经济状况。而俱乐部出现流动资金缺口,也不会扣分,而仅仅是限制转会。  二、建立抗击疫情对策的专家组。为了从医学的角度上来评估各俱乐部是否能进行继续比赛和训练活动。德国足球联盟将把德甲和德乙所有俱乐部的冠状病毒肺炎案例详细记录,同时进行每日一测。此外,在体育场也制定了避免病毒传播的措施(包括卫生、消毒、人员间隔距离等方面),以及组织比赛和训练的一套特殊流程。为此,德国足球联盟率先推出了《复赛指南》,分享给全世界。该专家组也全部由德国顶级专家组成,这个在复赛前我已经为大家详细阐述过,在此不再多说。  三、根据当地情况制定空场方案。德国足球联盟明确声明:在法律允许范围,在医学合理考量之下,德国职业联赛应该以最少的人员支出,进行运动、媒体以及体育场内的赛事组织。因为德国足球联盟目的很清楚,就是在联赛中做出明确的安排,以便提出具有约束力和可靠的解决方案。也正因如此,即便在上赛季末和本赛季中,两次有大量声音提议恢复入场观赛,都最终被科学家们强制拒绝,这便是德甲的理性之处。  于是,作为全球表率的德甲复赛最终圆满完成,但是疫情始终未能散去。所以,即便德国俱乐部都在欧战取得了较好成绩,但是德国足球联盟又在今日谋划了最新决议方案。  2021年2月18日 应对未来经济决议  2021年2月18日,由于新冠疫情带来了无数问题,除去年已经暂停关于联赛准入许可的措施之外,需要进行2021/22赛季经济表现审查的德国足球联盟,再次进行了新一轮的会议。通过会议十日来的讨论,德国足球联盟明确规定了德国职业俱乐部不当行为的制裁标准。但是也给了所有俱乐部明确信号:所有批准的规定都只是应对新冠疫情下的特殊情况,仅仅会适用一个赛季,因此德国足球的原定规则都将在2022/23赛季自动恢复。  一、3月15日之前提交准入审核文件。与往常一样,今年3月15日依然是德国职业俱乐部提交所需文件的截止日,但不同的是,联盟今年会根据《准入条例》施加各俱乐部的条件和义务。也就是说,即使有德甲或德乙的球队没有满足某项准入条件,也可以在满足其他条件的情况下,在德国足球施加特殊规定后获得下赛季的许可证。所以,在接下来一赛季,被施加特定条件的俱乐部整个赛季都必须维持特定标准。  譬如,检查财务标准时某俱乐部出现流动资金短缺,则《准入条例》将设定规定条件的具体差额,而俱乐部只需表明计划,可以在指定季度消除缺口,或者有资料证明将有相对应的流动资金储备。诸如此类的条例,都是德国职业俱乐部将在2021年9月15日之前履行的义务,因为9月15日是下赛季的转会截止日,这也给了所有球队足够的时间和契机通过转会来填补空缺。如果届时无法填补空缺,那么就将在下赛季先扣6分的情况下开始联赛。  二、本赛季准入流程的第二阶段。为了不进一步加剧新冠疫情造成的俱乐部财政困难,各国足协必须率先做出牺牲。因此,本次大会决定:即便出现净资产为负值,也不会对相关俱乐部在2021/22赛季提出资金规划过高的硬性要求。譬如关于门票销售收入的计算,联盟不会施加任何规定,因为没有谁知道球迷何时才能重返球场。而如果其他项目出现偏差,联盟都可以将该项目数据放入下一季度计算。  下一季度的经济表现审查将从2021年10月开始,各俱乐部也将承担球员的“转让责任(Transfer Obligation)”,如果俱乐部无法通过自己解决债务,那么德国足球联盟有权力优先保障球员利益。所以,俱乐部要证明自己可以偿还所有债务,必须在6月30日之前完成提交,才能拥有队内球员的转会控制权。由此,德国足球联盟还考虑了夏季转会期,方便各家俱乐部有更充足的空间。即各俱乐部如果到2022年1月15日仍未实现缩小债务,即使被限制转会,新赛季也将扣4分;或者,解决流动资金缺口,则将减扣2分。  三、成立保护财务稳定性工作组。德国足球联盟执行委员会决定通过本次会议的规定,该规定是由所有财政健康的俱乐部为代表和德国财政委员会协调制定的。为此,德国足球联盟决定成立一个相关工作的对应小组,以帮助各俱乐部提高财政稳定性。随着德国金融委的加入,该小组已经具备高级财务多个领域的最高标准。一个重要的基础建设小组成立,未来也将是德国职业足球的一部分。  由此,德国职业足球通过三次会议,制定完成了避开经济危机,疫情中最先复赛,以及着眼于疫情后最快恢复的足球经济的详细方案。这当中确实有不少地方和中国足协的方法大相径庭,虽然我认为中国足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可是通过细节,我们是否已经发现了什么?我们又该从中学些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