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中国女足老牌劲旅“裸奔”3个月,命运吉凶未卜!

叹!中国女足老牌劲旅“裸奔”3个月,命运吉凶未卜!
从除夕夜到元宵佳节,本是一年中的喜庆日子。可对于北京女足上下而言,这些天却过得五味杂陈。  球队在广东三水基地集体过了年,虽然也不乏年味,但投资商停止投资的事,如一把悬顶之剑,让球队的将士们始终充满压力。  去年年底,投资商北控集团停止了对北京女足的投资,如今已经过去2个多月,球队仍处于“空窗期”之中。北京女足在广东三水基地过年。受访者供图  停止投资  主教练于允最近有些上火,两年前患的一种名为“SAPHO综合征”的罕见病因此有所反复。  “这几天骨头非常疼,球队出现变故不上火是不可能的,但得积极面对,先把自己的事做好了。北京女足是有传承的老牌球队,接力棒传到我手里,不能让队伍就这么散了,这是使命和责任。”于允说道。资料图:北京女足主帅于允率队比赛中。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北京女足的变故源于去年12月30日,投资商北控集团方面告知球队,此前约定的8000万投资额已经全部投入完毕,新赛季将不会继续投资球队。  据了解,北京女足投资商北控集团在2016年底与北京市体育局签约,双方约定以共建球队的方式合作,北控集团将在6年内为球队投入8000万,目前双方的合作刚刚走到第4个年头。  投资商突然不再继续投入,让1月2日开启冬训的北京女足有些措手不及。更难办的是,留给他们寻找新投资商的时间非常有限。  “从我的角度来说,(投资商不再投入)是能接受的,但如果是10月底通知我们,至少还会有2个月的时间去找新的合作伙伴。”于允遗憾地说。资料图:北京女足在2019赛季比赛中。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同甘共苦  上次跟于允教练见面,还要追溯到去年6月,当时正值2020赛季女超开赛前的备战阶段,整支队伍训练气氛非常高涨,于允也对新赛季抱有很大期望。  时过境迁,上赛季排名第4的北京女足,如今陷入重重不确定因素之中,国脚李雯等人已经离队,女足新星张琳艳、本土射手马晓旭新赛季是否随队征战还尚无定论,球队仍在全力争取让二人留队。资料图:北京女足在2019赛季女超联赛中。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与大半年前的踌躇满志不同,如今的于允更多是无奈,“每年这时候都有一些队会遇到这些问题,今年轮到我们头上了。”  好在,目前球队还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人心并没有散。  于允说,目前队里90%的球员愿意同甘共苦,共渡难关。“这些年里跟队员们还是有交情的,但坦率地说,最多能维持一年,如果这一年全运会、女超联赛踢完之后,依旧没有新的投资商进来,那凭什么让球员们继续跟你过苦日子?我都觉得对不起人家。”北京女足目前在广东三水基地冬训。受访者供图  最后稻草  大年初二,北京女足就结束了短暂的春节假期,投入到备战之中。由于球队是北京市体育局与北控集团共建,因此在北控方面不再投资的情况下,北京市体育局的资金维持了球队1月1日以来的基本运营。  没有彻底“断供”,球队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这也并非是长久之计。  2021赛季,北京女足的重要任务除了女超联赛之外还有全运会,一定意义上说,后者的重要性高于前者。  而在这个特殊节点下,全运会对于北京女足的将士们又多了一层意义——最后的救命稻草。北京女足目前正在广东三水基地冬训中。受访者供图  于允坦率地对记者说:“现在所有的保障,极大程度源于今年有全运会。”  “如果今年全运会踢完了,成绩很好,那球队之后就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但如果没打好,就要看看相关部门的态度,没有新的资助的话,那就真的难了。”  “全运会决定的不光是我的命运,其实也是球队的命运。”资料图:北京女足在比赛中。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北京女足所面临的残酷现状,更像是国内各女足队伍的缩影。于允坦言,如果全运会取消女足项目,那80%的女足地方队都要面临解散命运。  但如果完全让女足市场化,也并不是十分行得通。  于允举了日本女足和美国女足的例子:“日本女足水平很高,但国家队只有极少主力是在日本足协拿工资,大部分球员是白天上班,晚上训练,这样才能养活自己。同样水平很高的美国女足大联盟,也是经历了几起几落。世界足坛范围内,女足运动最现实的还是求生存。”北京女足在广东三水基地过年。受访者供图  女足俱乐部一年的成本大概是多少?  于允算了一笔账,以北京女足的班底,除去其他运营费用,在队伍中投入1500万,就能维持在女超前6名水平。投入2500万至3000万,则是前3的配置。  相比较金元时代动辄一年投入十多个亿的中超球队而言,这确实是九牛一毛,但在现阶段不少中超俱乐部都紧缩银根甚至是生存困难的背景下,女足球队步履维艰似乎也并不算意外。  在此之前,同为老牌女足球队的天津女足在2017年解散,另一支老牌球队、贵为“三冠王”的大连女足在2019年也没能逃过解散的命运,如何可持续、更独立的发展,也是女足球队难以解决的一大难题。  带着这份难题的北京女足,也要在2021年的迷茫中继续前行,但走过这段路之后,迎来的将是什么还不得而知。(作者 卞立群)

创新训练方法 中国射击队厉兵秣马瞄准东京奥运会

创新训练方法 中国射击队厉兵秣马瞄准东京奥运会
(资料图)  说到奥运会射击比赛,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首金。东京奥运会比赛也延续了之前的传统,即便是因为疫情延期一年举办,东京赛场的首枚金牌仍将在女子10米气步枪赛场产生。  “能够在奥运会上承担首金的任务,是女子10米气步枪这个项目的荣幸,也是责任,更给我们带来前进的巨大动力。”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已经是国家步枪射击队教练的杜丽如是说。  刚刚过去的2020年,受疫情影响,国家射击队更多时间是在封闭集训中度过,虽然包括东京奥运会在内的国际国内诸多比赛被取消或推迟,但这也给了国家射击队更充裕的时间强化体能、恶补短板,加强专项、细抠技术,为东京奥运会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去年初疫情发生后,国家射击队按照“防疫情、保备战”的要求立刻进入封闭状态,体育总局射运中心制定了严格的疫情防控方案,确保国家队训练得到有效保障。封训期间,国家队花大力气强化基础体能,为专项训练打好体能基础。值得一提的是,去年3月10日至14日,国家射击队全体运动员、教练员、工作人员在河北崇礼长城岭训练基地进行了为期3天的野外拉练。这是国家射击队第一次组织这样大强度的野外拉练,在3天的拉练中,全体人员分成3组,拉练总距离达到180公里,总耗时66个小时,累计爬升5400米,最高海拔达到2200米,最多的一组单日拉练27公里以上。通过拉练,不仅运动员的体能得到了增强,意志品质更是得到了锻炼和升华,也使全队凝聚力得到提升。(资料图)  通过拉练,女子手枪运动员张婧婧感受最深的是全队团结在一起,相互协作,共同克服困难、完成目标的过程,“我们体会到了攀登精神的重要性,感受到了团结协作、勇攀高峰的精神,让我最为感动的就是全队都能一直团结在一起,我们将用攀登精神迎接奥运会,希望中国射击再创佳绩。”  与此同时,国家队还从创新训练方法上要战斗力,去年3月19日至4月15日,国家队进行了“21天磨砺计划”创新训练,女子手枪一班教练黄文红与本班运动员在21天里完成了21节完整的从资格赛到决赛的模拟实战课,运动员在这个过程中,12次超资格赛世界纪录、3次超决赛世界纪录,在体能、技术、心理、思想境界等方面都有一定提升。这次大胆的创新尝试也为下一阶段的备战训练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国家手枪射击队领队金泳德一直参与本次训练,他表示:“这次大胆的创新尝试打破了原有的常规训练模式,以实战为标准,强化体能训练,突出赛练结合,让运动员探索了适合自己的训练模式,对丰富教练员和运动员的经验很有帮助。”  去年6月9日至8月2日,国家射击队全体人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进行了为期8周的军训。军训中,全体人员严格遵守部队各项规章制度和条令条例,认真完成各项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付出了艰苦的努力,超越了自身的极限,实现了“严字当头、狠字当先,真正达到脱胎换骨的目标”的要求,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结束军训重新投入训练之后,国家队制定了“延续军训成果、保持优良作风”的十项举措,将军训成果转化为奥运备战的强大动力。“通过军训,锻炼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强化了祖国至上、人民至上的思想意识。我会把军训中学到的优良作风带入到训练生活中,转化为奥运备战的动力,争取更大进步,为国争光!”参训人员中年龄最小的14岁运动员黄雨婷如是说。(资料图)  在封闭集训期间,为了让运动员保持比赛状态,检验训练效果,国家队还与各地方队联动,通过网络比赛的方式展开“云端竞赛”,几次比赛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去年下半年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全国冠军赛、全国锦标赛等赛事也陆续恢复,国家队运动员回到各自地方队参加比赛,在比赛中都展现了良好的竞技状态和精神风貌。  去年11月下旬,国家射击队结束了将近一个月的奥运会初步队伍选拔,通过此次选拔,一批年轻小将脱颖而出,补充进了国家集训队。  在东京奥运会周期,赵若竹等年轻选手逐渐挑起了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的大梁,从去年开始,浙江小将杨倩也在全国比赛中崭露头角,在选拔赛中她表现出色,总积分排名第一位,同时辽宁的马宇婷、河南的张雨等年轻小将也通过本次选拔赛补充进了国家集训队。在男子步枪三姿项目中,两位小将张常鸿、赵中豪表现出色,同时名将杨皓然、孙坚、惠子程等选手也有不错的发挥。在女子10米气手枪项目中,上海小将姜冉馨排在第一位,她说希望自己能够像偶像陶璐娜一样,在奥运赛场为国争光。在男子10米气手枪项目中,北京奥运会冠军庞伟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入选奥运会初步队伍,河南小将何正阳位列第二同样入选。女子25米运动手枪选手肖嘉芮萱以第一名的成绩入选初步队伍,给名将张婧婧、熊亚轩造成了不小的压力。男子25米手枪速射比赛中,世锦赛冠军林俊敏携手两位名将李越宏、姚兆楠分列选拔赛前三位。  目前国家射击队奥运会初步队伍正在北京进行封闭集训,按照计划,春节之前将进行第二场选拔赛,队员们将迎来更加激烈的竞争。  在近几年国际比赛中,印度队、俄罗斯队快速崛起,特别是印度队在10米气步枪、10米气手枪和混团项目中对中国队冲击非常大。在往届奥运会上,作为中国队优势项目的射击一直表现不俗,相信在东京奥运会上,中国射击健儿仍将继续战胜强敌,为国争光。  (中国体育报 部分图片转自新华社 付媛杰制作)

重磅!IFAB手球规则更改 无意手球导致进球将有效_2

重磅!IFAB手球规则更改 无意手球导致进球将有效
原标题:重磅!IFAB手球规则更改 无意手球导致进球将有效 北京时间3月6日,英国媒体《每日邮报》的消息称,在135届国际足球联合理事会(IFAB)年度成员会议上,对于手球规则进行了最新的修改与解释。最引人注目的是,除了用手直接将皮球打入球门外,其他的无意手球后导致的进球发生将被判有效。 国际足球联合理事会由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等四家英国足球协会和国际足球联合会组成,是讨论和决定修改足球规则的国际团体。足球比赛的规则都是由这一理事会决定的。 足球比赛中,手球的判罚非常有争议,尤其是在禁区内手球的判罚更是如此。在刚结束的第135届会议上,理事会对于足球的手球规则进行了最新的修改与解释,并将于7月1日后实行。具体如下,当一名球员出现以下情况应当判手球: 1.故意用手/手臂接触球,例如将手/手臂移向球;2.身体不自然地扩大时,用他们的手/手臂触球。当运动员的手/臂的位置不是运动员在特定情况下身体运动的结果时,运动员被认为使其身体不自然地扩大。手/臂处于这样的位置,球员就有冒着被球击中并被判罚点球的风险。3.进球得分:通过球员的手/手臂进球,即使是意外进球,包括守门员;球接触到球员的手/手臂后立刻获得进球,即使是意外的。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IFAB对于无意手球导致的进球也给出了标准——导致队友破门或为队友造成得分机会的无意手球将不再被视为犯规。这也意味着除了用手直接将皮球打入球门外,其他的无意手球造成的进球都算进球。其实就在热刺与富勒姆的比赛中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而这也很好的解释这一新规。当时富勒姆球员马亚破门,但因他的队友勒米纳手球在先被取消。勒米纳的手球是典型的无意手球,因此按照新的规则,此球应该算得分。

弗神30+9鞠明欣20+10 上海轻取江苏夺4连胜

弗神30+9鞠明欣20+10 上海轻取江苏夺4连胜
2021年3月3日,CBA第三阶段比赛继续举行。由此前3连胜的上海迎战12连负的江苏,经过四节比拼,上海队112-97击败江苏,夺得4连胜;江苏遭遇13连败。  上海:宗赞11分、鞠明欣20分10板、弗雷戴特30分9助、刘铮11分、邓蒙19分。  江苏:吴冠希25分12板。郑祺龙5分11板、威尔斯35分、张稀燃10分、黄荣奇14分。  首节一开场,刘铮压哨3分先声夺人,宗赞外线继续发炮命中,上海内外开花飙出一波10-0开局冲击波。张稀然投中止血3分,江苏队同样以内外夹攻回敬了一波14-4的得分高潮,将比分扳成了14平。战成16平后,上海队打出一波小高潮。最后时刻,罗汉琛飙中3分,首节结束,上海以23-16领先进入次节。  次节,上海队率先由鞠明欣飙中外线3分,邓蒙再在内线得手,上海队5-2开场后将领先优势扩大到两位数。随后两队你来我往,围绕两位数分差缠斗。最后4分钟里,上海队鞠明欣、弗雷戴特轰进两记3分,打出得分小高潮,将分差优势扩大。上半场战罢,上海54-35领先19分进入下半场。  易边后,董瀚麟勾手命中先声夺人,弗雷戴特飙中3分, 上海队开场后打出一波11-3的进攻冲击波,将优势扩大到了27分,65-38。威尔斯内外开花打出一波小高潮,江苏稍稍缩小分差。第三节结束时,上海队仍然以89-69领先20分。  末节,威尔斯内外开花连得5分,张兆旭内线连得4分还以颜色。张春军两罚全中,上海队得分率先上百,101-80。虽然随后江苏队也打出一波小高潮,试图缩小分差。但最终仍然以97-112败下阵来。  上海首发:董瀚麟、宗赞、鞠明欣、弗雷戴特、刘铮  江苏首发:吴冠希、郑祺龙、张稀然、威尔斯、黄荣奇  (苦文)

不能拖了!国米本月必须付阿什拉夫转会费了

不能拖了!国米本月必须付阿什拉夫转会费了
在竞技层面,国米正处在近年来最好的状况中,但在经济层面却充满了未知数。  而据《阿斯报》援引意大利《共和报》的消息指出,阿什拉夫的转会费问题,成为了国米接下去需要解决的问题。  阿什拉夫当初以4000万欧元的加盟价格国米,然而国米至今一分钱的转会费都没支付。按照规定,去年国米就应该支付第一期的转会费1000万欧元,但国米的经济遭遇了困难,经过双方商量,支付日期推迟到了3月30日。  不过按照欧足联的规定,国米不能再拖了,3月底之前,国米必须支付第一期的转会费,否则欧足联将审查国米的账户。欧足联不仅要求对员工的欠薪不超过总额的15%,也要求俱乐部遵守约定的转会费付款日期。  苏宁目前正与多家投资基金谈判,有可能借贷一笔资金以渡过难关,也可能出售俱乐部。(塞尔吉奥)